三更雨

[原创文] 东风破

《东风破》

作者:三更雨

     第二章

     这一日晨起,常婷芝侍候成帝穿戴准备上早朝。成帝看了看皇贵妃所着衣物,道:“眼看着夏天就要到了,婷芝你也该添几件新衣裳了。”常婷芝闻言笑道:“陛下的好意臣妾心领了,臣妾已是人老珠黄,穿再新的衣裳也是徒劳,倒不如多赐臣妾些坚果,早日锻炼锻炼牙口。”成帝不禁大笑“你呀你一张嘴真是饶不得人!对了,最近怎么没见到安和啊?”“哎呦,陛下,臣妾可抓不住那小祖宗,指不定在哪儿胡闹呢!”常婷芝提起儿子一脸此愁意“安和就是生性顽皮了些,还是个好孩子。”方以仁倒是很喜欢这个儿子。毕竟这方凤歌是成帝皇子中少数武功可以与其父相匹敌的。但这事儿只有方以仁和凤歌两人知道。说起方凤歌倒也是个妙人,从早聪慧异常,却顽皮的很,从不肯好好念书,倒喜欢溜到宫中司乐房中听乐师们奏乐,谱曲。还喜欢逛司膳房,五岁时偷酒喝,醉的不省人事,却从此酒量日益见长,好品各类好酒。八岁时,朝中开始议定储君之位,这皇贵妃在这等关键时刻竟央了成帝封方凤歌为光陵王,让其做个闲散王爷,图个快活。十岁时离宫有了自己的府邸。此人丰神俊朗,眉眼中透着英气,身形匀称,真真正正是个美男子,为人风趣和善,朋友遍布四方。常走动于承海国都朝方内。可要说他最常去的,莫过于双音坊。这双音坊是凤歌二十岁那年在朝方挂了牌,短短一年内便成为了朝方首屈一指的歌舞坊,且不说那里的乐女们容貌艳丽,光是只应天上有的歌舞和天下只此一家的佳酿,也让不少达官显贵,纨绔孑弟成了这儿的常客。
       双音坊的老板娘神秘得很,没人见过她的模样。她永远坐在三楼亭台的一方红帐内,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也有不少登徒浪孑妄想扯下红帐一睹芳容,手还未碰到亭台就早已被人拖下去丢进某↑只有野狗光顾的小巷尾了。坊间的传言越米越热闹,在男人口中,红帐内女子容貌如天人下凡,大有一笑倾人城,再笑倾人国的意思,在女人口中,这女子定是毁了容或是丑到怕吓跑容人。这份神秘感也吸引了方凤歌。于是,这些浪子只多了个例外。
        半年前,方凤歌初来双音坊,头顶轻纱帽,听尽一曲,酒过三巡,一跃而起,向三楼亭台跃去。刚在边缘立稳,就被几个壮汉扯住衣角。薄纱下眉间一皱,我上来一次不容易啊,大哥!见那些壮汉并没有想成全自己的意思,凤歌切了一声。放弃作战讨划准备跑时,却听帐内传来一声“放这位公孑进来。”语气慵懒,还未等凤歌反应过来,就被人一把拉进红帐。只见一位红衣女孑坐在贵妃椅上,脚却搭在圆桌上,脚尖相互碰着,倒有几分天真烂漫。女子脸蒙着一片红纱。凤歌坐下后,摘掉纱帽,也把脚搭在圆桌上。“我说老板娘,我好不容易代替广大席下男孑上来一趟,你就给我看这个?”说完伸手要扯下女子的面纱。赤姬抬手借力反推了回去。呦,没想到她还会武功。凤歌觉得今天这一趟算是没白来。凤歌被推回的手转了个弯重新探向前幺。刚要碰到,可惜赤姬动作如幻影一样快,一晃便躲了过去。这方凤歌不由心生惊讶,这女子动作竟如此之快,看来是个练家孑。只见方凤歌像蓄势待发的箭一般再一次奔到赤姬面前,伸出右手想要摘掉那副该死的面纱,赤姬只是将右脚向后一挪,又躲过了凤歌的再一次攻势。可谁知方凤歌在室中一转身,用刚才背在身后的左手一把扯掉了面纱,终于达到了目的,一睹赤姬真容。回过头的一瞬间,凤歌只一刹便被赤姬惊艳到,一双杏眼眼波潋滟,肉肉白净的小脸显得她美貌之外更可爱。她一定很爱笑,凤歌心里默想。只听怦的一声响,本来可以完美的站稳摆姿势的凤歌却狼狈地倒在地上。唉,果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,一睹芳容与耍帅亦是如此。
       过了一小会儿,凤歌缓过神来,站起来打了打身上的灰尘,见赤姬红着脸慌忙戴上了面纱,场面很是尴尬。天生调皮的凤歌故意露出一副嘲讽的贱笑说:"坊间传言中双音坊美若天仙的老板娘也不过如此,倒比不上那天天伺候我的丫鬟。”说完转身就走,气得赤姬在房里直跺脚。

[原创文] 东风破

  《东风破》

作者:三更雨

           楔子

    承海国成帝,方以仁。昔日金戈铁马,振鼓操剑在这中原大地辟出了一方自己的国度,也同时确立了四国鼎立的天下局势,直至今日。承海成帝虽为武将出身,但治国有方,广纳贤士,从善如流。十几年内承海国迅速发展,百姓生活安定,国家日益富强。
       这方以仁的发妻,也正是当今皇后,名作苏阮良,诞下一子一女,太子方凤江及金阳长公主方长静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苏阮良出身自江南富贾之家。娘家家境殷实,其父苏云峰官拜户部尚书,这苏家在朝中也算是小有根基。
       仅次于皇后之下,也就是承海国后宫里唯一一位皇贵妃--常婷芝,是与承海国相毗邻的庆南国国君胞妹,诞有一子光陵王方凤歌。